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玫瑰 蓝玫瑰

到我梦里来,梦里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姥爷的爱情  

2007-11-20 19:32:49|  分类: 那年那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那天早上我姥爷起来,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,使劲的吸了个口气。十月的天了,空气开始凉了,不过姥爷家的空气是暖的。怎么会不暖那?我姥娘很早就起来了,熬的小米粥在锅里滚来滚去的,香气塞满了院子,暖暖的一院子。我姥爷在这暖暖的香气里很满意,很满意的笑了一下,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 天是蓝的要出水的那种,好看到不行,我姥爷在藤椅里坐下,仰望着天。天被院子里那几棵树割成一块块的,不均匀但很秀气。可是看着看着,我姥爷就不高兴了,脸色暗下去了。我姥娘端了小米粥给我姥爷的时候发现了,顺着他的目光看上去。我姥娘的心该是紧了一下,那树上,落干净叶子的树上,分明的就是只乌鸦,那么大一个立在那。我姥娘说没事,不就只鸟吗?它能怎么着啊?我姥爷不说话,接了碗,喝了两口,莫名的躁起来,扔了碗,放羊去了。姥爷为这次暴躁后悔了小半辈子。

    麦苗子刚长出些样子,还绿的很好。羊群散落在麦子里,好看的很,像白色的花朵盛开。姥爷说你姥娘年轻的时候好看着那,也是怎么不做声的好看,就是秀气。在我姥爷的字典里秀气就是最美的意思。姥爷说那年吧。那年我十八,你姥娘才十六,小不点姑娘,但辫子那么黑,那么长,要盘好几道在头上,小小的脸在漆黑的头发里,俊那。你说你姥娘怎么会有那么长的头发那,我姥爷问我,我说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 那些年的庙会,大的很,好几十里路的会。好些地方的人都来,新疆的,蒙古的,云南的都有。那时候咱们家得把女人全赶娘家去,好空出房子给来赶会的人住。姥爷说这些的时候,我听的入迷,很神往,那么大的会,那么多的人。

   那年我年轻的姥爷是镇子上最好的后生,真的,姥爷老了,还足一米八的个子那。我姥爷生的好,好到像夕阳似的能把所有赶会的姑娘的脸映红。我姥爷有力气,街面上无论哪个人都不敢和我姥爷掰手腕子的。所以年轻的我姥爷很骄傲,在二月的阳光里,我姥爷很得意的牵着他的羊去赶会了。为什么要牵羊啊,可不是要卖的,我姥爷不卖羊的,牵羊是去比赛的。对了,会上有一年一度的斗羊比赛。我姥爷牵着羊是准备去拿三连冠的,就是说在前两年的比赛中,我姥爷牵的羊都是冠军。怎么样啊,拽吧。是的年轻的我姥爷,是要多拽就有多拽的。

     到了南市,人都满了,他们见我姥爷来连忙散开了条道,我姥爷笑着跟所有的人问好。有俩外地的汉子很不解,说,这是他妈的谁啊,拽的不行了啊?旁边的人连忙止住他们说,这就是咱们镇子上的王老大,好后生那,丈仪那。外地的人肯定不知道我姥爷怎么丈仪,但听的别人说了,不好再讲别的,就去看斗羊了。顶了晌午我姥爷的羊才出了场,我姥爷温和的看着它笑,说老伙计,最后一战,回家就叫你退伍。那羊该是听懂了,抖擞抖擞精神去战斗了。

     最好看的战斗是双方旗鼓相当才好。所以那天的比赛很好看,我姥爷的羊遭遇了三年以来最强劲的对手。看斗羊的人围了十好几圈,那两个看不惯我姥爷的汉子眉头上的青筋象一条条的青虫绽出来,人那么多但呼吸却少的很,该是大家紧张的给忘记了。谁知道这时候就闯近来个人,就是那个着白色小衣的我姥娘。我姥娘被身后的人给涌到前面去了,没煞住脚,就冲着那发着怒的羊去了。斗红了眼的羊看见我姥娘闯进来,很不满,竟倒戈向我姥娘冲去了。那些看的人都傻了眼,不知所措了那。有的人都闭了眼,呼吸在那一瞬间就没有了。哗的一声,人群暴出像暴风雨样的掌声。睁开眼才看见我姥爷一手握着羊角,另一个手拖着我小小的姥娘,听说我姥娘的辫子正好的那么长的垂在地上,那么惹眼。那两个外地的汉子掌声最响亮,我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他们说,真是仗仪啊,那么好的后生。可我姥爷当时肯定不会在意他们说什么了,他说那时候他就只看我姥娘了,我那么小小的姥娘在他怀里,惊恐的象只小鸟儿,叫他想用一辈子去疼那。

    就这样啊,就这样,我高高个子的姥爷就爱上了我小小的姥娘呗,喜人不,就这么简单。我姥爷放下惊魂未定的我姥娘说,我都抱过你了,你做我媳妇吧。我姥娘想了想说,好吧。然后我姥爷就回家去给我老姥娘说了,说我要娶石村那个最秀气的女子了。我老姥娘说不行,她个子那么小,干不了活。我姥爷说我不叫她干活,我叫她坐着看着我就行。我老姥娘说不行,她们家的人都早死的。我姥爷说没关系,跟了我我就不叫她死了。我老姥娘说还是不行,要娶你自己去娶,我可没钱娶个人坐着,还弄不好死到她后边。我姥爷说行,我自己去娶。

    我姥爷在二月的末尾娶到了我姥娘,他说你知道吗?那天你姥娘穿一身红色,那么鲜亮,好看的呦,咱们后山那片芍药都比不过那。我就使劲的想我姥娘那时候的样子,想不出来,可能她只愿意在我姥爷脑子里住着吧。得是这样的,娶到我姥娘的我姥爷很幸福,不对,得是他们俩都很幸福那。我姥娘其实是很能干的,什么都会做,鸳鸯戏水的肚兜,丹凤朝阳的鞋垫,金黄好看的年糕,还有还有,那么多,我记不住那么多,我只注意我姥爷说这些时候的幸福脸庞了,眼睛里闪光。然后,然后,他们就有了个孩子,是要有一个孩子了。生产那天,我姥爷找到了和别人打老牌的我老姥娘,说,要生了,该去看看?我老姥娘咂吧咂吧嘴说,行,看生个什么东西吧。

     生的是我妈,对,就是我妈,我老姥娘就不愿意了。拿着烧火棍就骂开了,说长个狐狸模样迷了我儿,怎么不在有个狐狸本事,给我生个孙子啊。真是把不要脸的事给干绝了啊 ,还得有什么话,我就不好学了。这些可不是我姥爷说的啊,是邻居的一个姥娘说的,告诉我爷俩的,那天我俩在晒太阳,说我姥娘的事来着。守着我姥爷我老姥娘是不会骂我姥娘的,所以我姥爷不知道,什么也不知道,小小的姥娘什么也不说。讲到这的时候我姥爷就有些要哭了,他说,那些天我姥娘还是那个笑模样,只是不让姥爷看她身子,手都不让碰。

      是这样的,那天我姥爷出门了,忘记东西就回家了。回去的时候就看见我老姥娘拿着火棍在打我姥娘那,说我姥娘养女不养男,中看不中用。我姥娘就缩在那,一动不动,连哭都不哭了。我姥爷见了,就疯了,把我姥娘抱起来,呀,我姥娘都那么轻了,我姥爷吼她,你为什么不说啊,为什么啊?我姥娘说,不是有你吗?有你,什么也不用说啊。我姥爷就哭了,泪水大颗的落下。我老姥娘很鄙视的看他,说,你值么,为个女的?我姥爷,你凭什么啊?我老姥娘说凭你是我儿,我打她就该那。我姥爷红了眼,说,我没你这个娘了。我老姥娘气的跳起来,说你个混帐,你有本事啦?我姥爷说我没本事,我叫我女人受那么大罪,我都不知道。

    就那天以后就再也没谁见我姥爷叫过一个娘了,我姥娘劝了那么多次都没用。不过值得欣慰的事,我老姥娘死到了我姥娘前面。老姥娘临死前,我姥娘叫我姥爷去,说去叫个娘吧,我是个罪过那。我姥爷去了,看了他那个油劲灯枯的老娘,可还是没说话,什么话也没说,他该是忘记娘那个字了。别人说起这事的时候是这样的,算孝顺吗?发那么大丧,却咬死了也没再叫一个娘。其实根本就不是,那天发丧,我看见我姥爷哭了,那时候我在房顶上,我姥爷是在羊圈里哭的,那么压抑的伤心,我一直没忘记。

    好了,就是这些。对了,这时候我姥爷在麦地里想着我姥娘那,就看见那边有人在喊。我姥爷什么都没听见,就急急的往家赶了。完了,他想,那小小的人,该是要没了。是啊,回到家,就看看那个小小的人在床上躺着,我姥爷哆嗦的走过去,说,我在那,别怕,就是这句话啊,我姥爷给我姥娘第一句,也是最后一句。我姥娘抬眼看了看他,笑了一下,走了。就是,就走了。

     我姥爷可没哭,不过是在那一夜全白了头,全白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