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玫瑰 蓝玫瑰

到我梦里来,梦里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园,过年  

2007-11-27 19:49:40|  分类: 那年那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我现在不是喜欢读散文吗,然后就自己也写一个。倒也不是现在写的,是刚过了年的时候写在日记上的,自己看了,觉得还好,就想写在博客里,给大家看看。

      过年的时候家里的新院子好没收拾好那,还在老院子里过活着。我喜欢老院子,可能是和童年的记忆都在那有关系吧.以前的院子现在想起来,宫殿似的,宽阔明亮的很,可能是因为那时候我们小,院子就是大的了。只记得夏天的光景了,东窗外是些石栏杆,不对,该是些石秆子,围起来,成个方的,用铁丝系住。底下是砖地,整日的潮着,有几棵草长着。在往南是棵槐树,绿的可好了,象可以绿到人的心坎里,绿到记忆里,要不多年怎么都不忘记啊。再往南那,是厕所喽,厕所前是棵杨树,大白杨,我小姑奶经常带我们在那捉知了,一个晚上可以捉很多,因为那树很老了,我想知了是喜欢老掉的树的,这些我都不是很清楚的,只是隐隐的觉得有,那时房子可是新的啊,但不是白白的,是微灰的,还是很大气的。从前的屋子前面是六棵葡萄树,结的果子很少,但是每棵还缀着那么几个,绿的也很好的。某日的雨后,在那些日子的记忆里,夏日是常有雨的,但下过去就晴了。很多的孩子在我们家玩,地是水泥地下过雨就积了很多水在那。我们就踩着西瓜皮在那玩,了的不行那。还有我还经常的把头发散开来,扮成白娘子的样子,真是好玩,于现在想。对了,是个雨后,天也是马上的就晴了,黄昏的时候,在两棵葡萄树那,我二华哥骄傲的说,到了八十岁都不要结婚的,怕是他媳妇以后不会孝顺我是三娘。大人听了都笑的不行,我当时却佩服的很,想我哥真懂情谊。他该是忘记这话了,我却记得。到现在,他23岁了,有个样子清秀的媳妇,该是忘记当年的豪言壮语了,我只好替他把这些记忆收着,不忘记。

     然后院子中间是个八角的鱼池,养了鱼,水是混的,就不大常看见鱼。鱼池的边上全是些花花草草,后来就埋了鱼池,剩下个八角的印子,至于很多年以后,我都会看着那印子给没来过我家的人说,看找了吗,是个鱼池来着。那听的人就含混的说句什么,大约是,哦,知道了,之类的。埋了它的原因是爸爸想弄个更大的鱼池了。那些年,家里可是好光景的,想什么就做什么,不管钱,不管时间。那时候有五棵葡萄送人了,第六棵留着,移到了鱼池的上边,倒是很好看的。而且自从移了过来以后却开始结很多的果子了,没年都要有一二百串的收成。水里游的是红尾的鲤鱼,还有灰色的水蛇,妖娆的在水底盘着,还得是昂着脑袋,有意思的很。那时候的夏夜妈把我们放院子里,弟弟说去摘葡萄,爬到架子上去了,不只怎么的踩空了,掉下来,惊了水里的鱼蛇。爸爸慌的去捞他,上来了水淋淋的,还笑了说,被蛇咬了屁股那。妈抱他洗过放在小个钢丝床上。爸妈就去做饭,那时候,我姨,表姨都还没出嫁那,在我们家住着,不走,妈妈给她们包饺子,她们就关了门,抽烟,就玩那。我们笑她,但不告诉姥爷,要不会被骂死的。有时候饭还没好,自己就等不得了,在床上睡了,不老实的很,就从床上跌下来了。睡的很结实,或者床矮那,没觉得疼,也不醒。爸爸以为是谁家的狗,黑黑的一团,卧在那,去踢了一下。见是宝贝闺女,赶忙的抱起来,放好在床上,小心的看着,不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  然后然后的记忆是高二的一个下午,周末那。那时候都搬城里去住了,就因为我上高中。但周末回来,爸妈该是出去了。那是夏天刚过,正好的秋天了那,风很柔和,阳光也好的很。我把张很好看的木桌子放在外边,摆满了书 ,满满的,赤了脚,趴在桌子上,就想啊,很多年以后的哪天我会忽然的就记得这么个秋天吗?那么好的下午,我自己在,真实的有过。那时候是没了白杨的,长起了棵法桐那,叶子大大的。

      去年夏天的时候,院子还没大变,就是说是最近的莫样。我和我爸我妈在法桐树下吃早饭。这时候有了小多那,哥哥的孩子,是啊,哥哥都有了孩子那。小多该是在睡觉那。夏日正好,阳光在远出,树下阴凉,有风。我把腿脚放桌上,吃饭。爸爸也不管我,这是小时候不敢想的,家里规矩多的很,反是大了,倒不要求那么多了。我们三个就那么安静的吃饭,没话,但我真想就那样的地久天长。记得一日是用红薯埂子做了汤,大家见了就都来喝。爸爸是炒了雪里蕻,四叔不是卖馒头的吗,拿了几斤馒头。那天该是来了二十几个人,谁来都喝两碗,是真好喝那,还是就贪图个热闹那,我说不清,该是都有的。四叔在我们后边卖馒头到很晚睡那。我们也睡的晚,爸爸说我,该是学做饭了那,不然怎么嫁的啊?我说明天开始做是了啊。至于第二天我婶子就问了说,今天早起做饭了吗,不是要嫁人了吗?离的那么近,她是听见我们昨晚的讲话了,我微微笑了笑,不说话,心里甜美啊。

    然后就是院子的落寞了。十一的时候回家,大鹏接我 ,院子满是狼籍。奶奶在那红色小沙发上坐着。我把带来的吃的给她,她很瘦了,在那坐着,我心里很是难过,她老了啊。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家小孩要是在外边打了架,不管吃亏没,她都得再去找人家去,妈妈很难做,劝她说是孩子的事,不好管的。她说是不能教人欺负的。那时候的她和现在,怎么也看不出一样的。老掉了,和院子一起吗?

      然后、过年。院子被从中间切开,到了现在的样子。我还是那样,就是冬天也爱赤脚。把脚挑在石桌上,妈妈说过我,但不强求,。邻居的人管我,也是怕我冷,说的时候,我不说什么,他们就住了口。

   过年了,外边的人就回来了,守在一起那。不知道怎么啦,不同往年,今年回来的都早那。象二进吧,是因为在上海一家赌场,不学好那。他爸弄了个车,邀了我爸就奔上海去了,把他接回来了。象大兵吧,是要订婚的,到年纪了啊,早早的打北京赶回来了。厂子哥是守着自己的饭店不出远门的,最远就是前面说的上海去接二进的。他会开车的,就带了他去。然后就是去了次青岛,那是他少年的时候,哥哥长的很好。他去青岛的照片很多都在我这,因为长的好,被我一个小姑姑,远的,看上了,要去,看了,没还,就放我这了。放在南屋小阁楼上,该是被岁月尘封起来了啊,象我们年少的很多时光,都被岁月尘封了。

      大家都回来了,年味就溢满了巷子,我闻的很是高兴

\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