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玫瑰 蓝玫瑰

到我梦里来,梦里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远走  

2007-09-17 18:51:11|  分类: 过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二的下学期我觉的很烦躁,就和李远说,给我找些事做,他问想怎样啊,我说不闲着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我就认识了刘遇,鼓手,这城市最好的鼓手,她们都这么说。一个下午李远带我去琴行见他,夕阳里他的睫毛很好看到我想跟他学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刚做了一家公司销售经理的李远很忙,顾不的我,我就整日的耗在琴行里,先是看,看刘遇的鼓点飞扬,好看。他叫我来,我想该是很简单的,不成想却难的很,怎么都是呕呀嘲匝难为听。我恼羞成怒,摔了鼓棒。他好似生气了,大眼睛看我,恶狠狠的。我是被宠坏的人,看他这样委屈的很,去告诉李远,他说鼓手是很爱鼓棒的,怎么能乱扔啊?说若不是看和他两个二十几年的交情,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我做徒弟的,我不该那么的骄横。我听了有些悔,下次去就不再使性子,乖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原是聪明的人啊,所以学的还好,刘遇不说,但我知道,从他眼睛里,见了笑意。所以有一些下午,你打琴行走过,会见的有年轻的鼓手在敲鼓,笑容大大的在脸上,一旁立着的是个长长头发,黑黑眼睛的姑娘。夕阳扑进屋子追逐鼓棒,阳光被搅的破碎,有很多溅在我们脸上,而仙人掌茸茸的在角落兀自笑着。那景致该还不错,我多情的想 。

         李远那日来,说照顾我很久了,该犒赏刘遇一下的,就一起吃饭啊。很多菜,一半是刘遇爱的,一半就是给我的啊。李远心满意足的看我们,说就这样最好啊。我听了,幸福就从心里漾出来了。可是后来,后来李远问了他一句林子来找你了吗,我楞住,谁是林子啊?李远乐了,说没告诉过你吗,小遇的未婚妻,你之于我似的。我看看闷头的刘遇说不曾听过。

        回去的时候李远说公司给假,带我去威海好啊,我说好。就去了,那里很美的,美到忘记刘遇忘记鼓,美到想和李远就这么相生相爱一辈子。

       一个星期后回来,和朋友看那些笑容美好的照片.说有人在楼下那,好几天都来。我楞住啊,没相熟的人在这里啊.下去看,是刘遇,我为我的记性羞愧. 他眼睛涩涩的看我,为什么不去琴行了啊.我说厌了,有没什么用的,能干什么啊?可是,可是,都开始了啊,一起开场就一起散场啊.我想了想说,好啊,一起.

         好象什么都没有过,我从不去问关于林子的事,直到那日她来.那日有雪,说要带我出去的,迎面碰上林子   .林子很好看啊,比我好看的多了,脸白白 的. 我笑了看刘遇,他说你再敲会鼓,我说好。不过敲的凌乱,林子问他,为什么老不回家,外边那么好吗?他不说话,看我的鼓,说应该这样,敲起来,样子没美好,可我见得林子不看,一眼也不.我笑一下说我出去会啊,林子愕然看我离开,不解的很.我在雪地里打电话给妈妈,说下雪了那,我想你啊.妈妈乐的不行,说宝,不下雪我也想你.我幸福起来,满天满地.回去的时候林子走了,刘遇问我她好看吗,我说她不看你的鼓,他恼了,说我问你她好看吗,可是她还是没看你敲鼓啊,我坚持着.刘遇恶狠狠的瞪我,我把眼睛笑成月牙不回避.李远说过,笑成月牙的时候我最好看.

        那天我答应和刘遇一起看他乐队的朋友。他说过几次的,我没敢,怕李远骂,那天好似补偿啊,我去.见了很多人,不是那种长头发,大耳环的人,干净分明的很,只酒吧太吵,我听不清什么,只在一边乐.有人过来说,你就是遇的宝贝徒弟啊,一天夸你一百遍,看上去倒真挺清朗的.我看看刘遇,说你这样夸过我啊,他羞红了脸说,我没啊.

        我逼他承认的时候来一人,说,妞,喝一杯啊.我傻了在那.刘遇眉头皱起来,说,走,她不喝. 不喝酒来这干什么啊 ,装什么啊,这样的妞哥哥见的多了.随手捞起我胳膊,我急得挣开。刘遇慌了,把我揽在怀里,说伤了他你死,这时候有人来,把那人拉走.我安静了,他却不行,懊恼的很说不该带我来,我跟他讲没事,他听不进去,。李远不知怎么听说了,来,问他,他恼在那,说错了.看他样子,心疼的很 ,却怎么也不会安慰.李远也在气头上,说,你别再来琴行了,想他护着你,谁知道这样啊.刘遇急急的看我,我笑了看着他说,我们要一起散场的.李远没听懂,但他知道我的倔强,不说了,刘遇这才放心起来,说以后会好好照顾着.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原不是脆弱的人,不过他们轻看了我,那天事没在我心里留下什么.反是新奇的很,这些自然是不好讲出来的,我倒乐的独享,看他们闹去.只刘遇再也不说带我去哪里了.我觉也好啊,那样就可以干净的一起,没别人了,这样的日子很好,从秋天到冬天再到春天,日子过的比眨眼还快.我是个贪心的人,过富足的日子,我喜欢那么多人疼我。

  大三的时候有人来找我,说他们乐队的鼓手毕业了,我要愿意可以去.突然的很,我回头看刘遇,问可以吗,他低头笑说,你是我徒弟啊,会不可以吗?我乐的很,连忙答应了,那个下午我都是在不大相信的思想里咧着嘴欢喜.他笑我说没出息,我不管.

  我的第一场演出在迎新的晚会上,李远说有事不好来的,刘遇陪着也么什么啊。我手里的鼓棒被我攥出汗来,节奏纷乱,心慌的厉害.刘遇递过来的水,被我弄洒,湿了衣服都没觉得.我抬头看着他,说怕啊.他很得意的看我说,祖宗你也有怕的时候啊,你不挺厉害吗,不是欺负包子铺的狗的那会了啊.我咬咬嘴,不说话了,想我以后在再也不带他去吃包子了.

       很快到了我们,我装出很无所的样子敲鼓,心里却怕的要死.麦怎么也支不上,我恼起来.刘遇上来,给我弄好,小声说,没事,你加油啊,肯定行的。我在这莫名其妙的话里抓住他的手,你陪我.就再也不松开.他瞪大眼睛看我,我低下头直到他跟贝司手要过贝司,说我陪她一段,她怕.我才松开.那天的演出很好,真的,那么那么多的尖叫,那么多那么的掌声,当然大部分是女生给刘遇的,我还是自欺欺人的想我第一次就可以这么好啊.

         李远在第二天的下午来找我们,我兴奋极了告诉他我们演出的盛况,他不信,说不可能,除非是刘遇给你伴奏了.我气急的翻白眼,说没办法活了.李远说那我们晚上吃饭就不带你了啊.我说不行,我撑死算了.李远把我拥住,说你死了我也不活了,咱们一起吧.在李远的怀里,我不去看刘遇会是怎样的眼神,谁让李远是和我相爱七年的我的男人啊.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我吃很多,很高兴,但心里有些忐忑,不知道怎么了.后来就明白了,李远的眼睛开始飘忽起来.我纳闷的顺他眼睛看是时,他扳过我的脸说是个客户,我抹抹嘴,哦,很多事是不好太清楚了,这个我懂.可是,可是我放过这事情,他们不放过我.有个好看的女人妖妖的走来,从李远看过的地方走来.她看着我,眼睛狠狠的.我埋头吃东西,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遇见什么过不去了,就躲,不管能不能躲的了。然后我就听见那好看的女人说,你行啊,昨天在我床上,今天就在这里和她一起吃饭,不错啊.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看李远,专心吃饭,可我还是被鱼卡了,咳起来,李远过来抱我,却被那女人扯住.那鱼刺肯定特别大,要不我的眼睛里怎么有那么多泪了那.泪水滑落的时候,我看见鼓手的拳头扬气,落在那个和我好了七年的男人脸上.他们打起来的时候我找到块糕点狠狠的咽下,刺就走了,下去了.我心里得意起来,我是林宝,怎么会怕鱼刺那.他们还在打,我想起爸爸说过别人打架,不好劝,就走开.我就走开了.

         是秋天了,有枯黄的叶子咂在我脸上,疼的狠,象那好看女人的恶毒眼神.我之前就没发现过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,我一直在发抖.得去哪里那,去琴行,过几天的演出还没准备好,我应该去练练.可鼓点破碎,我怎么也和不成曲子.泪流成河原来是这样的,我看着湿了的鼓,湿了的鼓棒,湿了的我想.

        刘遇和李远赶来,我问刘遇,这里的加个怎样的花,才帅啊.他看我不说话.李远过来抱我,我躲开,问刘遇,到底得怎样啊.李远说你听我给你讲,我说不用.我要回去了,要关门了那.我拿出李远的钱包,找了十块钱,说,我又粗心了包忘到饭店了,没钱了那.我送你,李远和刘遇一起说出来.我想不用,出门去了,正好有出租车.

  回去了,朱景在门口等我眼神紧张。我说我没事,我不在乎。他说就一次,是醉了,她说。没关系的,我没事,真的。可是我的眼泪还是很不着调的就落了,那么多的,湿了朱景整个的衣裳,她说宝啊,乖啊,没关系的。我问为什么啊,要这样,为什么不瞒好我啊 ,那样的不知道,不就不伤心了吗?朱景说,你想想他的好,那么多那么多的好。我那么努力的想了,可是脑子里全是那个女人妖艳的脸,凄惨,我觉得我很凄惨。

       可是可是到了最后,不是最后,就是李远在我们楼下等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时候,我想我得原谅他了。然后我下楼去,看见他陷下去的脸,说好了好了,我不气了。他抱我在怀里,说,真怕啊,这辈子你不见我。我说怎么会啊,我们那么多年了,熟悉彼此象熟悉自己似的,我不会不要你的,李远。

      就这样我们就好了。好了之后,我去找过刘遇。可是琴行的人说他走了那,去北京了,他一直想去的地方。我心里疼的很,可是想,那是他一直要去的地方,只是怎么也不告别呢,教了我那么久,忘记了就。

       大四的时候要毕业了,喝毕业酒的那天,李远来。说,宝啊,要毕业了那。我说有礼物吗?他说有啊,就怕你不敢要啊。我说怎么会啊,拿来看看啊。然后没想到的是他拿出的是戒指,我愣在那,不知所措。宝,都八年了那,给我个答案好啊?李远满脸焦急的问。我说那样啊,那样啊,那好吧。李远跳起来,拿过我的手带上戒指。带戒指的时候心好象被什么刺通了,刘遇伤伤的眼神好象就在跟前。怎么会啊,我劝自己,刘遇在北京那,很好,好到那么久都不曾给过我一个电话。我专心的带上了李远给的戒指,去参加毕业酒会去了。

     那么久的朋友,那么痛的离开。尽管要是别人的新娘了,我还是很伤感很伤感。伤感到喝了很多很多的酒,吐了李远满满的一身。至于回来,头疼的要死,怎么也醒不了酒。李远无奈的很,带我去了医院。我的身体好的很,要进医院竟然只能在醉酒的时候,好笑的很。昏昏的,被李远背进病房,要打点滴。在第二天的早上清醒,李远该是去买早饭给我了吧。我跳下床,开始到处走走,我是那么的闲不住啊。

    到了一处病房,看着冷清的很啊。就很随意的到处看看喽。可是却看见一个很熟悉的身影,呀,那手里提着保温盒的姑娘可不就是林子啊。尽管我只见过一次,可是我还是那么清晰的记得,好看的林子,刘遇的未婚妻,那么好看的未婚妻啊。对了,她怎么在这里啊,好奇怪啊,她家里有人病了吗?我要问问她的时候看见李远来找我了,急急的问,你怎么跑这来啦。我说你看,林子在那,我能问问她刘遇吗?李远的表情却忽然的不自在起来,问,你没和她说话吧?我说还没那,想问那。李远说问什么啊,刘遇好着那。我说不行,得问问。李远不让,拉着我要走。我一转身,竟然看见一个小小的护士,扶着个人出来了。刘遇,我叫出来,你怎么在啊?刘遇见了我,显出一脸的不相信。忽然想到了什么,说你怎么拉,生病了吗,我好象没见过你生病啊,怎么啦?我说没啊,我昨天毕业,喝醉了那,喝的有点高了,打了点滴,现在没事了,可是刘遇啊,你怎么啦,你不是在北京吗?怎么啊,想家了啊,又回来啊。也不对啊,你怎么在医院啊,你也喝醉了吗,不应该啊,你很能喝的啊。刘遇说我没事,就是,就是。我说就是什么啊?林子,一边的林子忽然说话了,不用再瞒了,早晚会知道的啊。我说到底怎么啊?我看李远 ,他低头不说话,看刘遇,也是。这时候那小护士说话了,你们别这么大声,刺激病人,下个月还有手术那?手术?我更疑惑了,谁要动手术啊?

   然后我就明白了,那个说是去了北京的刘遇,其实一直在的。那天和李远打架,头摔在地板上,该是很重,至于脑子里有了淤血,说是要动手术的,还得等时机,要不然就会死,年轻的刘遇就会死。天啊,怎么是这样了啊,这样的事实叫我连眼泪都来不及流啊,怎么会 啊?我看着李远说怎么不说啊?李远说我怕,怕你。我说好了,你先走吧,我得留下来陪刘遇了,他伤的那么重。李远看看我,说咱们一起啊。我说不用,你忙是了。他说宝,我。我说我根本就没生气啊。

       然后,我就整日整夜的陪着刘遇,我想了那么久的我亲爱的鼓手。我给他讲我我去琴行找不到他有多伤心,给他讲我的告别演出有多拽,给他讲我毕业时候喝了多少酒有多难过,我给他讲我见到他可以陪着他有多幸福,给他讲他病好了以后我还得看着他打鼓。刘遇不说话,看着我笑说就这样最好,咱们不要以后,不要。我说行,怎么都行。

       一个月后的一天,那么些白衣服的人把我的鼓手给推进手术室了。我和林子在外边守了一天一夜,到那个医生笑着走出来,说,很顺利,以后该是没问题了。我放心了,告诉林子,以后你好好听他的鼓啊,那样他就会爱上你的啊,记住了,好好听他的鼓啊。林子红了脸,说他喜欢的是你。我说总会忘记的,再也想不起。林子问,那你去哪,还要去找李远吗?我说我要走了啊,我毕业了那,要去最遥远城镇的。

      我背着我的行李离开。离开我相恋八年的我的爱人,离开我那么舍不得的鼓手,离开我那些青春年少,我的鼓,我的朋友,离开。我不知道未来怎么样,可是总会忘记的,再也记不起来。再见,再见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