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玫瑰 蓝玫瑰

到我梦里来,梦里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,明明就是我们  

2007-10-18 17:20:18|  分类: 我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我们,想到我们几个我就很高兴。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大三,是一个很破落学校中文系的八个女生。我们都有长长的头发,很好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象现在,我们,我和王大头在机房上网,我在写我遗忘了很久的博客,大头在看篮球赛,燕子和大栾去了山下,我们的学校在市外的山上,我们就把去市里叫做下山。然后,然后猪精在不知哪个的教室里学习,还有,还有,大老板和虾米大菲在外边,学校的外边,也是上网。

       怎么说啊,不好讲,我好象有点害羞,我可不是害羞的人,我们都不是。算了,不能这样说,听的得烦了哈,还是讲故事吧,我们的故事。很多人都说在大学里,有个真心的朋友可真不容易,要是女生有就更不容易了,所以,我告诉一些人我们八个是,他们都大睁着眼睛,说怎么会那,怎么不会啊,我就用一种鄙视的瞧不起的目光看他们。那怎么啊,八个,就是八个。

      说我这是现场直播,也好,我们一直在嘛。昨天受大叔的刺激,想跑出去耍。我们的城市还算有历史的,就是那个有铁道游击队的地方,知道微山湖吗,对头,就是那里。我和大头愁的要命,怎么打发那么大一个周末,你想啊,我们到了周四就没有一节课了,要去哪里那,我们想了那么久。到了十一点的时候还是没结果,大头拿过我的枕头说你去我宿舍睡觉好啊,那样想一夜,肯定会想到的,我说也好,跟着她去了她们宿舍了,这样,王大头,有那么一晚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了,其实到了那里,没多久,就想到了铁路,我们可以在铁路上走,走很远很远,边走边照很多照片,很多很多的。于是我们就笑着,笑着睡着了,也不是,我又是给她递了一杯水,她说她渴了

   说好是第二天的一大早的,谁知道醒来的时候又是8点了,我问王大头,你为什么不叫我啊,大头说,你睡的呼哈呼哈的,谁敢叫你啊。我想了想就不再埋怨她了。起来,头发乱的象草,那么长的在恼后,看到它们我有些骄傲,我有那么长,那么黑,还那么亮的头发。切,不想这个,我得回去洗刷啊,裹着睡衣回去的时候很郁闷的看见门,我们宿舍,我亲亲的门锁了,晕。我倚着门坐下,,真凉啊,垫上拖鞋好啊。想谁会来啊,不知道待了多久,有人从对门出来,说,呀,小鱼,怎么在这啊,。我说我们门锁了。她又说,呀你怎么不早说啊,猪精走的时候给你留我这了。我瞥她一眼,说你去死吧,拿了钥匙洗我那无以复加的大脸去了。

     在九点的32分,我们坐上了公交车。天气那个好啊 ,大头说那个天得叫湛蓝,我倒不懂这些,就觉好看,心里舒服。这个城市不只脏乱,还挺懒的,要不我和大头不会在十点还能吃上早点。好,开始吧,我和大头的行走就要开始了。打立交桥上去就是铁路,那么长的铁路。对了,得说个是事,就是在铁路的分岔口,我看见,不,得是我和大头一起看见了一只向日葵,就一只,能论只讲吗,就这样吧。我俩很喜欢向日葵,就是那一朵太少了,不过,你回头想想啊,那么长的铁路上,那么长,在一个岔口,在明亮的很的太阳和湛蓝的天底下,就一朵,一朵,向日葵,那么骄傲冷漠的绽放,佩服,真的。我以它为偶像,就照了下来,用我那老旧却一样好用的三星相机照下来。留做纪念。哦,应该用朵啊,嘿嘿。

       照那向日葵的时候出事了,一个穿制服的人出现了,他说,这花只看的,可是摘不的啊,我当时就想问他,你看爷象那没素质的人吗?可我没敢,我说我就照它一下,不会吓到它吧。那人说那倒没事。不能说那人,得说大叔,因为后来人家帮我们忙啦。他说你们照相啊,我说是哈,他就特激动说,姑娘,我带你去一好地,你知道吗,我照很多象都去德国了。我们都连忙睁大眼睛说啊,是吗?他就是啊,一脸诚恳。然后他就带我们去一地,呀,还别说,当真好的很,油画似的,我是说拍出来的时候,其实就是两片树中间一条污染的很的河。我们就喀嚓喀嚓的照起来,还挺美的。照完走啊,那大叔却追过来说姑娘啊,火车就要来了,你们在一边就可以照到火车打身边过的样子了。我们都很诧异的看他,呀,热情,无以复加的热情。我们好意难却,就欣然前往。对了,还得解释一下下,这个城市,有个地就挺好玩的,就是火车在市区穿过,火车走的时候就把人拦住,每个路口有专人,就大叔这样的专人看守。看车来了,就把人拦住,明白了哈,不明白也没关系啊,不影响故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字火车来的一瞬间跟它和了个影,它可真够面的,我们还抢着给它和,当然作为对大叔的感谢,我们把他截车的帅影,就是帅气的身影给拍下来,准备下周给他送过去,他高兴的就不行了,全然不象照片去过德国的样子。不管这些,我们习惯了,那么简单,让人那么高兴啊。幸福是再简单不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  然后,然后,我们就去了一个村子,有很多漂亮的门楼,有迎着阳光枯萎却闪亮的,和绿绿的也依旧闪亮的叶子,满墙满墙,大片大片的,有很多茅屋,这个年代的茅屋。其中有一个上边还贴大红的喜字,真好,再想啊,那么好的天,那么温暖的茅屋,那么大红的喜字,那么有美好笑容的我们。怎么样啊,好的很吧,这其中的高兴只我们自己懂。幸福是看的见的,快乐却是自己的,心底的,不和人相见的

      电话一个个的打来,是老板,问,怎么啊,上瘾拉,不回来。我说我们乐和着那。它们说中午饭不等我们了,说行。我们才知道到了中午,去吃什么啊,最后最后的最后,我们买了两条沙丁鱼,蜜滋滋的吃了,竟觉的还好,路边看见一个酒吧,叫做什么来着,叫原创,对了,就是这个。很好看的样子,想去照几张好啊,有怕被抓到,坠坠的,但还是大胆子去了,切,锁着门那,怕个鸟的啊。然后,然后,相机没电了,孜孜的叫唤两声,关了。我们互相看看,说我们好象该回去了,太阳都在很那很那的一边了啊。我们就回去,回去的路上竟看见在很隐蔽的地方,看见一个店,那么小的缩在角角里。我和大头去看,竟看见里边有我喜欢的帽子,问老板,怎么卖啊,他说不卖,我说我想买那,他说我不想卖那,我说我很想买那,他说他确实不想卖。我说我很喜欢那,他说我也喜欢啊,我说你可怜可怜我卖了吧,他说不,卖了他也会很可怜的。呵呵,我就笑了,说你真喜人啊。那人说你也是啊,不过可以把这个送给你,他拿出另一个差不多的帽子。我说我不要,我只要我喜欢的东西,不喜欢的放着会是负担。他说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孩,我说你也是啊。我真伤心,没有拿到我心爱的帽子,心爱的帽子。

       我们在太阳落山前回到学校,也就是上了山。下了车我就看见,云彩,那么多云彩,在天里,山那,山就在云彩里,学校在山里,我们在外边,可是我和大头在一起啊,还有我们快乐的行走,那么快乐的行走。

     我还想再写下去,可是,大头饿了,我们得去吃饭,那就回来再说好啦,高兴。不能先去了,大头说要下个麦兜看,我得等她,不急,先玩吧。写啊。就是我们回去了啊 ,宿舍却清冷的很.。怎么啊,都死哪去了啊。打电话问啊 ,说,呀,回来了啊,今天去院里吧,给你俩洗个小尘,不容易,四个小腿蹬那么远的路。我俩对视一下,奔院去了。院是什么啊,就是一个饭店,叫农家小院,我们高兴不高兴都跑去吃个饭。于是我们就又蹬着四个小腿去院了。

      差不多一起到的,老板娘见了我们高兴的很。说整好还有一个间那,我们笑谢她的时候,一伙人却叫嚣起来,说他们也很多人那,怎么把间给我们啊。老板娘说她们每次来都那个间,别人一般不给。其中一个女的说怎么回事啊,我们就不是客啊,凭什么啊?就穿过我们奔那间去了,穿过的时候还把我们亲爱的大诽撞了很大一幅度的摇晃。我看看老板,我们的老板,说怎么办啊。老板笑笑说,在你了这次,我们挺着是了。我说好,就走过去了,坐那。那女生说这地我们的了,我说你走吧,别一会不好看了。她不屑的看我,倒是几个男的还算时务,说咱们走吧。那女的挣扎了一会,恨恨的走了。

      吃饭 ,每天吃饭都不素净,什么啊。想起那次,我喜欢吃馄炖,很喜欢,一个月吃二十天。所以卖馄炖的记住我了。别管多少的人,她都会先给我一份。还得喊着,小碗,少加盐,不放香菜啊。来证明她记得我。但那天,那天人太多了,我打了卡,等着。不一会就叫了,说,姐妹,你的。我奔过去拿,几个小女生不愿意了,对,还是那句凭什么啊。我就解释说我从昨天就定下了好啊。她们说不可能,我说我这碗盐少啊,她们说没关系,我吃的她们就吃的啊。卖混沌的就看不下去了,说不卖了。我就拿我的碗走,她们还不松手,一挣,汤洒出来,全在我手上了。我忽然燥起来,扔了碗,把筷子狠命的摔在那个挣碗的女生脸上。那么尖的叫声响起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泼硫酸了那。有几个男的过来的时候,老板她们也匆忙的来,把我挡在后边。我说不用,拿饭卡又打了碗混沌,切,这次就没人敢说什么了,都挺乖的去吃饭了。我看见老板塞什么在那女生的身上,她们就走了。哼,不如吵那,我想。老板回去训我说,打是该打的,但不该打那么重的。我闷着头不说话,猪精抱着我说,没事,那人该的,不难过啊。我说我知道。老板说以后不许我打人了,我竟答应她了。切,不叫我打人了。真好玩。

      我刚才去吃饭了哈,饿死了,胃疼的厉害。我很想吃那种盒饭,有虎皮鸡蛋的那种,大头说好,就陪我去吃,月亮开始大起来了。我们就奔那盒饭去了,呵呵,竟然还没卖光啊。真好,不过怎么吃啊 ,两人不至于蹲地上啃吧,就跑到中文楼前边的台阶上呼哈呼哈的吃起来,好吃的很,掺着月光的盒饭很好吃,过路的人看我们,一脸愕然的,用看乞丐的目光看我们,真喜人。怎么拉,我们,怎么啦,不就大街上吃个饭吗,又没去放火,呼哈呼哈,王大头和任小鱼那么专心的在吃饭,不许打搅。

      对了,还得接着说不是吗,就是那女的不是走了吗。老板说,你看吧,不用暴力不照样解决问题吗。我说你去死吧,你教训我的狗屎啊,那天你怎么摔的你辅导员啊,他都多久没到你们教室上过课那。老板说行了,过去的事就不在提了。做天我没提,但在这我得说说,你们不知道啊,就是老板他们辅导员是特风骚一老爷们,整天穿大花褂子,还拿把折扇,美的不行。您要猛的看见他,就会想圣诞节到了,火鸡都出来遛弯那。那大火鸡风骚绝代啊,关键在于还很会卖弄,有一次系里查课,抓典型,你说他非抖着他那身鸟毛把老板告了。其实根本就没什么,老板不就带大非和虾米连上了三个整天的网吗,还怎么啊。火鸡一脸得意的找到书记,说可以给老板个通告啊。书记说研究研究再说,火鸡说不用,直接办了就行,还差一人把老板提办公室去了。

       老板就去了,我们都翘着小腿等她凯旋啦。为什么,为什么不担心啊。怎么会啊 ,书记,书记可是咱们老板妈妈的发小啊,怎么也不会拿老板开刀啊。过了一会,我们就听见老板那么大的声音传出来,就是:辅导员,你是不是看我不顺啊,我不就没帮您给咱们班那小姑娘传你请她吃饭的话吗,你就这样打击我啊。我去上网,上了三天,你问问我大姨,我去干什么了,我去给她翻资料去了,您寸什么心啊,看我给我大姨做活你不高兴啊,你整天在班里说系里这不好,那不好,你就冲我大姨来的吧,啊。

     我们在老板那一声声的大姨里打了无数个的寒噤后,才看见火鸡恹恹的打里边出来了。从那以后,火鸡就告了个假,说要在家调整一下下。这现象一直到老板她大姨调走才算完结。

    瞧,这饭吃的啊,好了,好了,就是大家好容易就吃完了,说要去消化一下子。大头说小宝在教室那,小宝是我们的篮球。我们就只好去打个篮球啦,练个投篮主要是.学校要篮球赛了,那么多人都在。已经没空场地了,不过没关系。因为分明的就看到好几个王大头的男人。和大头有暧昧关系的单身男人,我们统称大头的男人们。男人们看见大头都很高兴,高兴的结果是把场地送给我们啊。

     知道吗,王大头,王大头的三分不得了,你见过哪个女生连投过12个三分吗,没有吧。所以啊,当王大头又连投9个三分的时候球场就安静了。嘿嘿,你没见那场面,所有的男生,那么自以为是的男生全傻了眼,说怎么会那,怎么可能啊。年轻人吗,气盛的很,很多很多的人就过来要挑大头了。大头很无辜的看老板,问行吗?老板说按理是该低调的,不过那,人都找上门了,就什么也别说了,谁怕谁啊?挑死他们,加油。

     都来看啊,千年不遇啊,几十个男人挑一个女的啦。虾米象个喇叭似的叫唤起来的时候,那些男的就很挂不住了,说要找个代表好啊。行。于是一个好看到不行的男人就出来了。嘿嘿,眼睛我们的八双色色的眼睛的弯起来了,笑的。结果,结果就是在我们强大的压力下,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好看男人的脸由红边白,由白变青,我猜下一步就会边紫的时候那人说,我弃权了。切,就这样啊,那么那么教人期待的结果就流产了,真是的。我可不是故意叫大家失望的,这是事实啊。对不住啦,亲爱的关注我的亲人们。

   好了,再说什么啊,再个就是饿欧姆上网啦,传了照片,写了博客,忘记那么久的博客。晚上啦,睡觉啦,一天,那么一天完啦。不好,根本就没来得及说别人那,再说,接着写,写第二天的事好啊。

     走太多路,累的要死,睡到九点的时候,猪精叫我,说宝,咱起来吧,要不得睡肿,天气好的很,该去晒被子的。我想了想说好。就起来,她把衣服给我,说昨天走路的衣服洗出来了,袜子昨晚没找到,见我睡了,没问。我说我昨天肯定穿袜子啦,怎么会找不到那,奇怪。好容易穿好衣服,洗了那张无以复加的大脸。当然也会刷牙啊,事不少,不一一说了,大家都明白啊。

     和猪精抱了被子下去,没地方了早就,只好晒到花上,还没枯萎好的花上。用劲力气摊开被子,顿住了,旁边晒被子的妞们也顿住了。猪精很麻利的跳起来,冲被子捞了一把。说,走。想到了吧,我的袜子,失踪的臭袜子,竟平摊在了那被子上,晕。气愤,我说猪精你怎么回事啊,你怎么就没想到,我的袜子会在被子里啊,你个猪,你气死我啦,真丢人啊。猪精闷闷的说,对啊,该想到的啊,不在外边就该在被子里啊,怪我没想到啊。我说好啦,原谅你了。猪精说这样的错误是不该原谅的,但我还是很大方的原谅她了,没办法,我们是那么久的朋友。猪精就是睡在我上铺的我亲爱的兄弟啊。

     好了,我现在要给大家说说我上铺的猪精啦。好,开始。猪精是八个中最早的一个,在我的头上睡了两年多啦,疼我爱我的很。举个小例子,大家感受一下下。就是,就是那天,啊怎么讲啊,那得是很长一个故事啊。不先讲了,说,就说这个吃水果的事吧。我不喜欢吃,但猪精说不行,那样人就不好看了啊。我说你吃个果子吧,还得吐皮吐核,谁那么大功夫啊,不吃,麻烦的很。猪精说不麻烦,你吃完就吐我手里是了,我给你仍好啊,我想想说不好,猪精说好,不麻烦,总比脸上干的象个核桃好啊。所以,从那以后,也就是我们是好朋友以后,我就不再讨厌吃水果拉,尽管皮肤依旧黑,但光滑了啊,嘿嘿,感谢猪精。

   然后,然后,还有。我们现在的宿舍不是以前那个了,我们住5楼,然后后边是山,山上是那么大的一个墓地。然后我害怕的要死。不敢睡觉啊,怎么都不敢。不过两个小天,我的眼睛就变成八月的核桃了,真是痛苦不堪啊。猪精看着我,眉头皱着,说,怎么办啊,为什么害怕啊,我在上边也不行吗?我挠挠头说,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害怕那些坟墓。那我搂着你睡那,你还怕吗,我说我不知道但是,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啊。猪精就晕了。可是,可是在第三天的晚上,有那么一小会,我是睡着的啊,好象是的,那么累了。可喜的是,在第四天的中午我连午觉都睡上了。而且睡的很好那,具体表现在我自己被我自己打的呼惊醒了 。我很不好意思的,抬头,看见猪精在看我,我说不生气啊,吵了你那。怎么会生气啊 ,高兴还来不及那。为什么高兴啊,把你吵醒还高兴啊。可是你睡着啦,那么不容易的你睡着了。高兴的很,怎么会生气那?我楞楞,心下欢喜,哪天以后再也不害怕睡觉了。猪精在啊,就在我上边,守着我那。

     还有还有很多事,怎么说啊,就一件大事。哎呀想到都很沉重,不要说写啊。就是大二的下学期,猪精跟我说想要她的男朋友分手了。我问一定要吗,那人明年就毕业了哈,她说是,一定要,等不的。我说分是了,她说就说容易,哪会那么好分啊。我想想也是。但要分手是一定了 ,因为猪精想啊,猪精是个很漂亮的人,看上去想精雕细琢过是的,眉目清凉,笑颜分明。为什么叫猪精啊,是因为她姓朱,又像妖怪是的那样精明,就是猪精了啊。一个妖精想要办的事是不会有办不到的啊。

    但是这次妖精也受到为难了,那男的怎么也不要分掉,缠的紧。我吃着泡面看猪精痛苦的摔着笔,眉头那样那样的皱着,真心疼啊.要不,要不,熬一阵子好啊?不行,怎么熬啊,这样的事,将就不来的啊。我说我不知道,我没和谁恋爱过,也不知道是该怎样分手。不过我支持你啊,你加油,好好分手啊。猪精叫我相信她,说一定会的。我们都那么坚信分手指日可待的时候,有很多人来找我,是那男人的说客。他们说你劝劝猪精好啊,她会听你的。我说我不行,猪精不喜欢他了啊,说不能将就的。那些人说劝和不劝分的啊,我说我知道,可这个人是猪精啊,不是别人啊?。他们用恨极的目光看我,说你这个败类,出了事饶不了你。我说哦。猪精说你真傻啊,你就说你劝过我了,我不听是了。可是我不会劝了的啊,猪精看着我,那么好看的眼睛里有泪光,她说亲爱的,真对不住,为我得罪那么多的人,我说没关系,我只在意你,眼里没别人的,我不在乎啊。

     那男的说,他会死的,要是不和他好。我觉得很可笑啊。会去死啊,生命是那么不值钱的东西吗,我想不是,它与我最重要的,什么也比不上。 可是可是那天晚上我们去打篮球的时候。兔子,终于还是说到了第九个名字,兔子是个很好的小孩,是那个男的的舍友,但也是我喜欢的一个。他来了,看到我,说宝,你来。我就去,他说那个男人去寻死了,我说那怎么啦?他说不好这样没心没肺的。我说不应该拿死说事的,很无耻啊。他扯住我的腕子,几乎伶起来,说你犯不着啊,他们把怨恨都放在你身上了啊。我说兔子谢谢你,可我真不在意。兔子摇摇头,皱着眉头说宝,你。我说我真不在意。

     兔子走了,因为那男人找不到了,他们所有的人都出去找了。我不相信谁会去死,我依旧打篮球,欢快淋漓,什么都没在我心上。回去的路上,竟没有谁问起来,我们的八个,在路灯下,那么宽阔的路上,嬉戏打闹,快乐漫山遍野,肆意生长,我当时真没想,真没想到明天会是怎样。就是连梦里,连梦里,都是我们招摇的笑声,和漂亮的短裤,昏黄的灯光。

   可是可是,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的中午有人打电话说,你和猪精来一趟好啊。我问怎么啦,有事吗?那人说,事大了,过来吧,瞧个热闹也好。语气冰冷。我问去哪啊,那人在学校门口那。我问猪精去吗,她目光散乱,我那么精明的朋友也开始手足无措。老板来,说不好了,好象真去死了。我说知道了,就是不知道该不该去看看啊。老板说,该的,无关与人,只管乎生命啊。猪精说我怎么就,哎,那么长的一声叹息。哦说我们一起去好了,谁能怎样啊。

    我们到那门口,他的舍友迎过来,脸色阴沉。不过好笑的是,他们谁也说准,那男人到底是吃了安眠药,在四十到五十之间,到现在还是个谜。他们过来就开始痛说猪精,怎样怎样的,说是找了一个晚上,觉都不曾睡的,几个人怎样怎样的守了一夜,困的要死。我听的好笑,竟没一个人说到那将死的人到底怎样,好还是不好,好象都不在意啊。一个胖子看的我的脸色,问我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笑啊?我说我没,就是想问问,把那人放门口干什么,要展览吗?他们这才说起来,说是吃了安眠药。神志不清啊,情绪不稳,非要猪精来,给他说句话,才肯走。猪精说那得说什么啊?说不要再分手了,和好吗。他们说不是,那怎么啊,说,不和好,爱怎样怎样。也不是。那些人恼羞成怒,气极了,开始不着调的骂起猪精来。我抬头看猪精的脸,我亲爱的朋友眼睛里,不是眼睛里,是脸上,那么满满的一脸的绝望和泪水。我在七月里,最好的那个晴天,我开始手脚冰凉。有人来扯猪精的手,非要她去看那自杀的人。我害怕的很,抱住她问,你想去吗?她说不想,一点都不。我说那我们走啊。我推开所有人拉她的手,你们走,都走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,那是他的生死。我那么响亮的声音传出来,所有的人手就放开了,然后我就和猪精走了,走了。

     那天的走,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是个错误。老板说那样不对,我们不该和濒死的人一样。我说我没啊,我不想看见猪精脸上那么浓重的绝望。老板说这世界上不只我们自己啊,我说可我在意的只有我们啊。老板说你是个混帐东西, 我说我打小就是,我妈说过我是最不是东西的一个。所有的人埋怨我的时候有一个人却来,说,你没错啊,哪有错啊,要我我也是会那样做的啊。这个人就是王大头,她说我是对的,所以我说她是关于我以前,现在,未来的我亲爱的知己,谁也不能比。

    这事以后,我得罪了除了兔子以外的那些人。当然包括那自杀过的人,他恨我,他说要我好看的,怎样怎样的,怨恨,那么多的怨恨全在我身上。不累,一点也不,所以那天的晚上我依旧去打篮球,在最明亮的那个球场。谁爱怎样怎样吧。我拿了球出门时,猪精说不去了吧。我说没事啊,能怎样啊。她说知道劝不了你,那,那,要是有人要杀你,你可一定要喊救命啊,那样就有人来救你了啊。我说我知道了,我把这话当笑话讲了无数遍,可今天说起来,怎么,怎么好象有眼泪要流出来啊,那么心伤。

     后来又有那样这样的事那么多,但后来还是好了,过去了。除了一道道的疤痕什么也看不见了,什么都象没发生过了。那些怨恨过我的人都回来给我说话了,可我一个不理,那么坚决的一个不理,猪精来劝我,说谁也怪不得。可是我不,我只当兔子是疼我的一个,别人谁也不认得。你们不知道,其实,那时候我真怕啊,生命啊,我不希望那个自杀的人有一点不好,希望他健康,能想明白所有的事,能快乐。

   那些天我猛然的长大,带种剧痛,谁都以为我那么冷漠,谁也没看见长大的时候撕裂的伤口,疼的厉害,到今天还是,那么心伤,那么心伤。

      吃完早饭,说是早饭也可以理解为午饭那.中午的十一点爬出被窝,和大头去吃的早饭.喜欢那个卖炒面的小媳妇,和他大大的丈夫.我以后也要找个大大的丈夫那,就可惜我不是个小小的媳妇,我高高的,不是个小的.今天都是四号了那.我昨天和大头在球场呆一整天那.是十一月的开始,天气暖和的很,得是出奇的暖和.在球场,很老的那个球场.爬山虎爬满老墙和台阶,和那么多年轻的生命纠缠,疲惫不堪,而我们笑容,明媚灿烂.

  大头很拽的投了一个球,立在那,也立在那.她说傻子,拣球啊.我说你来吧,她鄙视极的看我一眼,说你他妈的就懒吧.我说我不是.她说拣个球不会死人的.我说我知道啊,可是可是.她的大头顺这我郁闷的目光看上去的时候,才恍然大悟了.那球被她那么有水平的扔在球筐上了,怎么也不下来了.傻了眼吧,晕的很,那时候大家都在吃饭那,人可真是又稀又少,而且都又,哎。啊.大头说,亲爱的,来吧,展现你无以复加的魅力,找个男的给咱们咂下来吧,我说我不.大头说你敢不吗,我说都是兄弟啊,相煎何太急啊.她说你要再找理由我就,哼哼,她来掐我的时候燕子远远的来了.我说燕子.大头连忙放下我,转身去看燕子.说燕子哥,我们的球.燕子说找个人咂下来是了.我们说那你去找啊.燕子说看姑娘我的.,就奔球场上那及格仅有的男人去了啊.我们说我们去个小厕啊.燕子说好.我们就赶紧的走了啊,回来,回来的时候,球在地上了,我们说还是燕子哥啊,太有派了,手到擒来啊.燕子却苦着脸,说你们往前走一步,我说我们得打球那.她说你们这俩败类,你们肯定知道那两个男的长的很丑,才不过去了.大头说不知道啊,很丑吗.我心下想要是长的好看的还抡的到你去找啊,我们不得飞着去了啊.燕子哥很生气说会跟我们没完.整好,同镜,嘿嘿,同镜,第十个名字啊.同镜,姓张,湖北人,大老远来山东.是打球认识的朋友,喜欢的不行.说很好听的南方话,而且待人是绝无仅有的好啊.一会,一会我再给大家细讲.

       十一月的六号,可怜的我自己在机房那。老板虾米和大菲还是在跳劲舞那。大头和她小情一起那,大栾他妈的竟然说要省钱,死活不和我一起出来吃,还有猪精,去上课了。至于燕子那,燕子去火锅城打个小工了。就我自己了,从来没有过。以前我去干什么那都得是前呼后拥的,跟那皇帝出游是的,现在完了,完了。哼,真不高兴啊。上网是完全可以自己的,但是吃饭是绝对不行的,信不,我从来没自己吃过饭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是7号了啊,我用好多事都来不及写,日子就过去了啊。那么快的,措手不及的。说到哪了啊,就是球场,这两天没去球场啊,想的很,明天就可以了,要和大头男朋友一起去打球了哈,喜欢啊 。那天本来是和同镜一起打的吗,后来他们系来人叫他一起,他不好说不去,很郁闷的看我们。我们说没事啊,你去是了哈。他用那好听的南方普通话说,那只好先去了,可真不好意思,摸着脑袋去了。我说一等哈,我带相机那,只能们照一个吧。听这话同镜说好啊,那就一会过去啊。然后我就开始给他照相,这样那样的啊,有上三步的,有三分的远投,忙的不亦乐乎的。还好还好,同镜很满意,憨憨的笑,说给你们俩照一个啊,我俩就笑说想什么来着。对了燕子这时候走了,去山下打工了,又是我和大头的俩身奋战啦。我和王大头摆很拽的POSE,同镜忽然走过来说得摁哪个键啊。晕,忘记说给他了那,就说摁哪个哪个了,他说轻轻一下对吧?我说是,不至于用投三分的劲啊。然后我和大头又开始忙着臭摆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说好了。忙挣着看。拿过相机傻了眼,那得是多轻轻的一摁啊,什么也没照上。我俩笑趴在地上,那么多的人用莫名其妙的眼光看我们。同镜也很紧张的看我们问不好看是不?我们说很好看的很好看的,那南方小男人才放心了说,我知道就会好看的啊。我们说对啊对啊对啊。

      后来来两个体育系的人来,竟然小我们一级那。问,你们是女篮的吧,打球赛的时候没见过这么强的啊。我们说不是,我们业余的。他们说不可能啊。又问你们哪个系的,我们说中文系啊。他们说得了吧,体育系的就完了啊,怕什么啊,大家一样。我们说我们不是啊,就是中文系的。他们用鄙视的目光看我们,说不爱系,不以系为荣,可耻啊。我们说我们要爱了体育系那才是可耻那。他们不甘心的问,那你们知道中文系有八个很拽的女生你们知道吗?我们就愣了,说有吗?怎么没啊,很牛逼的一群人啊。我们说可能有吧。他们就很得意的说你们肯定不是中文系的,要是的话就一定回知道了。既然那样的话,我们也不好再坚持自己是中文系的了,说对啊,我们就是体育系的,真不好意思。那俩小孩就很开心了,说不是体育系的,怎么会有那么好的技术啊,骗谁那。我们很郁闷,真不知道我们到底想骗谁来着。

      十一月,阳光竟还好的出奇那,真暖和啊。不过就是很秋天了。球场两边的那些树们再也绿不下去了那。变黄了叶子,不过还没用啊。风来,不放过它们,其实就很轻的吹了几下,那些叶子就很没骨头的掉下去了,纷纷扬扬的旋在深秋的空中,很好看,很落寞,尽管凄凉但很舒服,真的。后来就来了几个大人,很大了人了,四十岁的年纪了,穿黑色的匹克。他们问能一起打吗,怎么不能啊,这球场就是有一个很好的地方,没人拒绝你的加入,认识不认识都一样的玩,很多的朋友也就是这样认识的。

     他们一个叫做局长,一个叫做财长,还有一个被叫做懂事长。我们不知道是外号还是真的,只知道他们倒是开的奥迪的A8,他们说年轻真好,我说你的匹克也挺好的。他们说什么匹克啊,我说你穿的衣服啊。他们不解说是吗,我说是。他们说是单位发的,不清楚。大财长的球还不错那,打的挺好一个。董事长就在那很使劲的鼓掌,我看了看,好分清大家的角色。局长说丫头学什么的啊,球打的这样好啊?我说我吧,我,我。那俩男生说她是体育系的。那大人们笑了,说怎么会啊?怎么不会啊,打球到这样子了都。怎么会啊,你们俩男生倒该是体育系的,学体操的吧。那男生说是啊,看的出来吗?董事长说,看的出来,还有你看她俩那小身板,肯定不是练过的,篮球打的不错,也是悟性好一些,不是专业的。呀,嘿嘿,还是有人识货啊。我和打头得意的笑起来。那你说她们是哪个专业的啊?中文啊,那董事长成竹在胸的说。呀神了,我和大头叫起来。那俩体育系的哥们晕了,说这又怎么看的啊?别说他们,我和大头都不知道怎么看的,我们是那么不象中文系的女生。为什么啊,大叔。气质啊,人的气质可是装不出来的。有吗,我们有中文系的气质吗,自己都看不出来。有的,丫头,你们就是中文系的,虽然现在的中文系和以前的是那么不一样的了,但是你们俩,还是有那种样子的。我们俩互相看看,笑开了,很就没听到过这样的夸奖了,受宠若惊啊。在这以前老板她们说我俩连女人的气质都没了那,哎呀,还是有人慧眼识英才的啊,高兴高兴。

   好了,。那么长了,我要再写一个,开头,那样看也不会厌倦啊,要不连我自己都烦了那,好了,再下下一篇写啦,再见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