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玫瑰 蓝玫瑰

到我梦里来,梦里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祭奠我死去的爱情(二)  

2011-12-14 20:21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11.25

到昆明十点多,做大巴到火车站,提前买了去大理的硬卧。说实话,刚到昆明,并未觉出多少好处来,还很是悻悻的,嫌弃人家春城不够春。绕着火车站走,各种走,买了松子,叫我念念不忘的松子,三十块一斤的松子,暴好吃的松子。一路走,一路吃,走到一个小区附近看到了成都担担面,各自去吃了一碗,很是好,吃的干干净净的,再往前走,看见了一家在卖东北饺子,很是遗憾,特别遗憾,遗憾到忘记了来云南是该吃米线的!

继续逛,想去逛个翠湖啊滇池啊什么的!于是打车前往翠湖(说实话,要知道滇池不要门票我肯定就奔滇池去了,唉,贪小便宜吃大亏啊),进了主城区,景色才明朗起来,各种绿色舒展,各种花朵惊艳。近了翠湖,看见很多海鸥,来过冬的红嘴鸥,不是很怕人,到处是人买海鸥粮和烤面包喂它们,不要太幸福了!下午的阳光很好,喂海鸥喂累了,就坐在长椅上,看秋色无边。那是我记忆深刻的一个午后,什么都没想,谁也没想,只是用帽子遮住脸!

休息够了,继续走,是个周五,公园里的人毛多了,有跳探戈的,大合唱的,唱戏的,花样繁杂,不好看不要钱啊!跟于老板探讨那教探戈的老师收不收费,结果是她说收,我觉得不收,没人去证明,这就留下来一个千古疑案了,麻烦谁哪天去翠湖给咱问下!

到了南屏步行街,看上了件皮草,那卖衣服的说特适合我,我也觉得挺适合我的,除了价格,4000多,于老板建议我咬牙拿下,但我为了保住我的牙,极其淡定的转身离开!不曾想,竟然撞到了老街花鸟珠宝市场,于老板去吃豆花米线了,我搞了几串羊肉吃,味道特别正,哦,念念不忘中!只是老街上有卖各种老鼠的,叫我很是担惊受怕,我害怕老鼠!

漫无目的的走,竟然又走回南屏,在肯德基里于老板告诉我,到了大理直奔香格里拉,说是给哪个朋友捎的东西,我无所谓,听从安排。在某个巷子,为了给手机充个电,我也象征性的吃了碗豆花米线,味道吧,还可以。于老板怕我无聊,买了一系列的豆干跟花生给我,我买到了春光椰子糖!买到了心爱的零食,时辰也就耗的差不多,夜色多了,春城还算暖,我站在街口树下,等于老板上厕所回来,边等边大声的唱: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,看看你最近改变,不再去说从前,只是寒暄,对你说一句,只是说一句,好久不见。最后没有走到火车站,跟体力没关系,是因为路不熟,打车,起步价到了车站。车站很安静,送退伍老兵的活动该是结束了,没有音乐,也没有广播!等检票的时候,肚子很不舒服,跑去厕所,把那碗豆花米线整个的吐出来,还给了昆明,爽了!上了车,幻想着好好睡一觉,以备明天的征程。却不知道怎么会碰上那么一汪子二逼青年,在车厢里打扑克打的不亦乐乎,男的打,女的尖叫!烦的我呀,杀人放火的心思全来了,啊,睡不着,睡不着!只好盼着熄灯,可是好容易熄灯了,那些货们又开始聊天,这样聊那样聊,就在我绝望的瞬间,于老板嚎了一嗓子:睡觉吧,有点素质好不?!然后车厢里顿时安静了,一瞬间,我对于老板的仰慕之情,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绝!

11.26

 其实结果还是没睡好,到现在关于这件事,我还是气不顺,一边写一边气急败坏,想把一汪子人活埋了去!早上到大理,冷呵,同学的女朋友前来接应,买了去往香格里拉的车票,九点半的车,说实话时间有点紧张,只好在车站旁边吃上一点咯!此处要说明一件大事:于老板不吃肉(除了鱼肉),不吃就不吃吧,看见还狂躁,这叫我一个嗜肉如命的人很是不堪。吃米线,店里赫然摆放着一盆做好的红烧肉,我试探性的要求老板往我的米线里加点红烧肉,不曾想啊,那厮竟给加到于老板的碗里了,更凄惨的是,还被于老板活活的给看见了,于是于老板狂风大作,跳起脚来质问老板,为什么要放肉!老板当时慌了神,不知道该作何解释,赶紧的准备再做一碗,但于老板势头依旧很猛,拍桌子打板凳的把我吓的呀(话说,于老板在我印象里,那就是一温柔贤惠多情代名词,忽然间看到她这种骂街姿态,我着实不好接受,有点不知所措),好在小老板姿态很低,重新做了一碗,端上来,想那于老板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,立马缓和的态度,瞬间春风化雨,吃了一顿饱饭,临了于老板跟小老板解释,说明情况,我在后边鞠躬道歉,说实话,很感谢大理人民的憨厚老实!

上了一 辆中巴,哎呀妈,破的呀,叫我想到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!不过司机很热情啊,一路介绍沿途风景给我们,于老板很是耐心的询问当地风土,比如菜价啊,住宿啊,我是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路,直到破车停在丽江九乡花园饭店,司机号令大家去吃饭,我也昏昏的下车去了,那是晴好天气,园子里确实满是花朵,蓝天白云下几张小桌子定定的在那,于老板吃的豆腐,我吃的千张肉(梅菜扣肉,十五块钱还带份米饭),说实话,暴好吃,念念不忘中~~~,对了,这期间要说个事啊,段生他们从跟团云南回来,就一直叫嚣着,说到处都是吃白菜萝卜,很是难过,可是我一路上,说真的,还真没遇见白菜萝卜,这是叫人很费解的一件事。

半下午到的香格里拉,呀,说实话,在最初,对香格里拉的美真没什么概念,直到看见!看过《燃情岁月》么,就是那样的广袤草原,深邃蓝天,看过去,心便开了,浩淼起来,什么工作啊,论文啊,感情啊,胖子啊,都他妈一溜烟的浮云,随风就散了!是这样的场景,肯定得有太阳吧,是余晖,斜斜的铺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,因为是秋天,草色暗黄,被夕阳照的,显现出一种很大气的沧桑感来,但绝不落寞。房子全是木制结构,厚重踏实,跟草原的凛冽气质浑然一体,我从未见过这么打动人的组合,真的。房子前边挂起很多牦牛的尾巴,或白或黑或者灰色,跟着风,慢慢舞着,心里所有起伏,全平了——我被这美窒息了,满脸惊讶的瞪着于老板,她装出很淡定的样子,笑话我没出息!

到城里的时候,天色暗了,于老板朋友的朋友来接我们,在下车前,于老板极尽可能的打击我,说只是朋友的朋友,不要指望人家能怎样善待我!但是我还是心存侥幸,想我任世喻,无论到了哪里,都会有四方神仙来迎,如何到了这里不可以(嘿嘿,不曾想,这盲目的自信竟然得到了印证,还超乎意料)?你知道么,那人竟然开丰田的霸道来接我们,霸道啊,那是我一直想通过做梦啊,中彩票啊,发邪财各种不靠谱手段买给段生的车啊,啊,我亲爱的段生,不知道她看了这车会作何感想,反正我是异常的喜悦,哈哈,喜悦。那人姓和,在这呢,于老板还讲了个典故给我,说他们藏民,或者其他少数民族的人,是没有姓的,他们上小学以后,就会跟老师的姓,老师姓什么,一个班,或者一个村子里的人就都姓什么,有意思吧!那人四十多数,声音绵软,但是行动利索,刻不容缓。把我的箱子直接揪到后备箱里,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,酒店安排好了,把你们送过去,马上吃饭,饿了吧?哎呀妈,我就喜欢这种男人,多势大,多不操心啊,毛有安全感了。于老板有挣扎之意,我懂,她是怕人家人情,我不怕,尽管我也不会还,我欠了太多人情,无论去往各地,去青海,去山西,去江南,去四川,去甘肃,去北京,欠多了就不觉得,反而觉得人家对你好,是应该的,在此,我要深刻的反省一下,对自己进行深刻的批评及自我批评,感谢这些人,对一个陌生人,不计较的爱!

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洗刷完毕,话说,从上了飞机,姑娘的脸一直没凑到机会洗。酒店条件很好,那么大的房间,有空调,大花洒,有网,有电热毯(后来去到的地方,都有电热毯的),作为享乐至上的我,很是满意,要紧的是和大哥签过单咯,放心住啊,放心住!洗刷完,去大堂,于老板已经在跟和大哥亲切交谈了,帮人家送的东西也送到了,其实我很好奇是什么东西,但是读这么多年书,也不是白读的,咱起码尊重人的素质还有,谁叫咱有学问呢,唉!和大哥又要请我们吃饭,于老板又试图挣扎拒绝,那男人置若罔闻,说走吧,应该的。于是我们又很应该的跟人家吃饭去,我很是窃喜!

说原本可以去藏民家家访 ,可惜的很,过了时辰,只好去吃一家的饭,名字我是真不记得了。是纳西族的火锅,就是生着炭火,上边放个铁篦子,篦子上放个砂锅,砂锅里炖着我深爱的肘子跟猪脚,该是炖了许久,汤色乳白。茶壶放在一边,茶汤也是沸着的,几个小菜次第的摆开,配菜是豌豆尖,木耳,小菌子,不是咱们吃火锅的那种繁多,酒是秘制红酒,颜色均匀,饮料是核桃奶,核桃跟奶的香味拼凑的恰到好处,喝了人家一瓶,临了还拿走了一瓶。于老板喝酒是过敏的,只好我来代劳,开始只是试探性的喝了些,没想到后味醇香,比往日喝的酒,好多了去了。说是酒逢自己千杯少,是这样的,何况遇到这样与你狭路相逢却能肝胆相照的人!中间问我们明天的安排,说是应该到德钦去看梅里雪山的日照金顶。说实话我对金顶还真没什么概念,只觉得那是很神奇的事情,也很是神往。和大哥的无所不能瞬间又发挥开来,说,明天朋友去德钦,十二点的车,可以把我们带过去,说时迟那时快,一个电话飙过去,一个司机飞过来。瞬间订好了去德钦的相关事宜,啊,什么是男人啊,什么是神人,我顶礼膜拜!晚上回酒店,查了下行程,对于一个叫雨崩的村子产生了那么一分钟的好奇。说实话,我真没想过,这辈子竟然跟这个有怪异名字的村子有什么纠葛。

11.27

早起,到处很安静,八点钟的时候,天才亮透了,俩人赶嘛哩的跑去了松赞林寺,长征路上坐的三路车,大概二十来分钟就到了,一直坐到湖边边上,阳光跟湖水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啊。车上坐着个喇嘛,问他路,他淡淡的告诉,说是门票很贵的,大概是85元一枚,便试探性的打探喇嘛,如果我们跟他进去,是不是可以不收钱?他很负责任的说他也不清楚。那种无与伦比的认真,把我跟于老板逗的很是开怀。只是到下了车,他叫住我,指指身后,口吐莲花:这边可以不用钱。那模样真是可爱至极。那湖叫什么来着,拉姆央错湖,很好看,我有图为证的,各种证明,吼吼!在湖边耍的很是开心,忽然听见有人在大声的喊,还是朝着我们这个方向,跟于老板对视了下,过去了。果然是导游在招呼他的游客,我们跟着听了三五分钟,就混进寺了,呀吼嘿,票的么有买!说这松赞林寺是云南最大的寺庙,又叫小布达拉宫,是完全仿造布达拉建造,称不上巍峨,倒也雄伟,因为还惦记着去纳帕海,所以没敢久留,于老板找到个香堂,准备放点香火钱,我也跟着,可惜翻了翻钱包,没零钱了,又不舍得给一百的,只好装装样子逛逛。于老板给了钱,准备走,却被一个老喇嘛叫住,指点她烧三炷香,只是我不知道她许了什么愿,我不敢许愿的,要不还得万水千山的来还!于老板很八卦的问那老喇嘛,什么时候来的这庙,说是六岁。问今年多大年纪,便笑而不语了。要求给人家合影,也不拒绝,只是合影的时候才看见老师傅的后脑勺有一个蒜头大的突起,我只疑心他是佛爷下凡咯!

出了松赞林寺,截了车去纳帕海,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川女人,很会说话,逗的于老板很开心!驱车前往纳帕海,讨价还价,松赞林寺到纳帕海,纳帕海到车站一个来回,60块。到了那地,人家就给忽悠着骑马,其实我很想照个骑马过河的照片,可惜的很,骑马太贵,骑一圈要三百八,于老板死了命的讲,也就讲到200,真要命。我拼死了没骑,还遭到那群人的耻笑,说我又穷又丑。丑就丑吧,穷就穷吧,能怎样,能怎样,反正钱是我的!于老板兴高采烈的骑马去了,我到处找青稞架啊,大圆木啊什么的照,照到后来,就有些无聊了,跑去等于老板,找了块草坪,躺着,把豆干啊,花生啊,椰子糖啊什么的,都摆在身边,一边吃,一边看着蓝天,不小心把豆干掉在脸上,惨兮兮的。好容易等来了于老板,很开心的跟她打招呼,看她在马上呼来喝去,开心的不行咯!忽然传来一阵类似于辱骂我的声音,貌似嫌弃我没买门票就进景区了。就眼见的一个妇女,穿的花花绿绿的妇女,站在一个高高的台子上对我大声的喊:怎么那么不自觉啊,不知道要买门票么,门票三十块钱不是钱啊?我晕,我哪知道你连个大门都没有的还得售票啊,看来那花厮是对我没骑马而心存怨恨了。我火大了,就想拿了钱摔到她脸上,老子没钱啊,老子差你的钱啊,老子有年票,知道吧(就是纳闷了,这里的景点都不认这个年票,旅游局毛没诚信了)?就在我试图冲到那花厮跟前时,于老板笑靥如花,平息人家怒火的同时,还控制住了我!说实话,很感激的,小的说是省了三十块钱门票,大了说不定还少挨了顿揍,哈哈哈哈!

走咯,离开纳帕海,找到了和老大给介绍的车,都杰师傅的车,很新很新的一辆大巴,我喜欢!去往德钦的路只有不到两百公里,我们却硬生生走了七个多小时,走到一半的时候,都杰师傅到服务区吃饭,邀请我跟于老板,于老板婉言拒绝,我却欣然接受,哎哟哎哟,中午吃的不要太好了:萝卜炖猪脚,薄荷叶炒牦牛肉,小山菌,还有个葱爆羊肉,吼吼,暴好吃无比。期间还看见了老板女儿的婚纱照,是香格里拉的六七月,花海里新人一对,我羡慕不已,啊,我也想找个人来照婚纱照,就在香格里拉才好。吃完饭有颠簸了四个小时,才到了德钦,对了,中间出现了一个关键人物,我们的六零后大叔,大叔是个南方人,所以当于老板捡到他的时候,我很不以为意,嗯,是的,身为一个资深北方人,我对南方人始终没有好感,这是个不成熟观点啊,后期得到改观!

下了车都杰师傅给我们找到车送去飞来寺,那据说可以看金顶的地方。分开的时候,我深深的拥抱了都杰师傅,感谢他请的那顿很抗饿的中午饭。接我们去飞来寺的师傅姓次,哈哈,好奇怪的姓吧,大叔说约人家师傅开车去雨崩,问我们要不要同行,我们当时脑子一头雾水,问,干嘛必须要去雨崩么?大叔很愕然说,你们不去雨崩,来德钦干嘛?!忽然间我们觉得好没意思,赶紧向人家表示,我们肯定要去雨崩的,去么,去么!但雨崩到底怎样,我们俩没一个深入调查过!很快都了飞来寺,住在觉色滇乡,一个青年旅社,老板是山东德州人。我们这时候已经是三人行咯,房间订的榻榻米,透过窗户就可以看到雪山,看得见雪山上的月亮,还有几颗星。房间没有洗手间,不能洗澡,没有暖气(这种没有暖气的冷,叫我对西安开始有了思念之情),空调就更没有了。三个人,要了个双榻榻米房间,我跟于老板一张,六零大叔自己一张,跟我们遥遥相望,总共花费是一百二十块。安顿好住宿,去吃饭,于老板依旧是不能吃肉,找了几家,都不甚满意,最后在最靠前的一家吃了,点的酸菜鱼,苦瓜鸡蛋,清炒土豆丝还有什么忘记了,有酥油茶,十块钱一小壶,十五一大壶。不留神,还把自己的水粉围巾给丢那了,一大损失!在一个小店买了德芙,只要八块钱一块,还可以,小店里有明信片,我翻过来,覆过去的看,只是真不清楚,该寄给谁!

回去以后,原本打算睡的,冷的很。于老板得到小道消息,晚上有个小义工(就是有些小孩子,说实话我是不理解,翻山越岭的来到此地,给人家做义工,管吃住,不管工资,大致时间有三个来月,干的那是不亦乐乎)快要离开,又恰好要过生日,老板请客喝酒,大家可以狂欢。那里的大堂是个台球室,小姑娘小伙们有一搭,没一搭打着台球,很自如,很慵懒。大堂右手有个休息室,点着火炉,烧的是半截半截的木材,有各种杂志,几台电脑,歌声随意的飘荡。说实话进去那小房子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青春的影子,真真切切!年轻人们都拉开了架势,摆上了各样的红酒白酒啤酒,我顺着拐角溜进去,坐在店老板:一个山东胖子的身边。做游戏么,喝酒,喝的正开怀的时候,于老板呼啦进来了,看见我在那不亦乐乎的,拍拍我说,宝贝,不敢喝多啊,妈妈不高兴啊!我顺势答应了,我懂,这是对我的一种保护,于老板这心眼多的,不是盖的,全部实打实哦!喝完酒,跳舞啊,钢管舞啊,脱衣舞啊,哈哈哈哈,什么极限来什么吧!青春随着歌声在飞扬,你永远在我温暖的心上,到处是素昧平生的人,到处恣意妄为,我是那唯恐天下不乱的人!

High到半夜了,有些累,回房间,大叔跟于老板已分别睡了,中间很自觉的给我留了硕大的一席之地。我小心翼翼的躺下,看着窗外的星星,忽然心就空了,嗯,是,那天我想念我的胖子了,人是不能喝酒的啊,喝酒真误事!他在线,大红色的头像,很刺眼。我跟胖子有一年多没联系了,除了中间有封来回的信,有个不知道是能帮到我,还是帮不到我的,他青梅竹马的朋友。这次是多亏了于老板,呵呵。

胖子,我想寄明信片给你,我明天去雨崩啊!

那是古人才干的事呢,寄什么明信片啊?

我就是古人么,我是学历史的

不寄,你老是捣鼓这些烂事,给你同事们寄

我不,我想寄给你,胖子,我想你见见我

不见,见了就不好散

胖子,你把我养的这么好,我嫁不出了,怎么办?

怎么会啊,你考虑下你同学么,多年轻,多好,我老了

不行,不行,我不喜欢他们,胖子,我只想你

我们不合适啊,来来回回三次了,这样下去,伤害太大了

不伤害的,没什么伤害啊,我都不难过了

不是只伤害你啊,还有我,你想过伤害我没啊?

可是我不是故意的,再说,我们没什么不合适啊!

就回家呆几天都弄不到一起,还别扭

在家,在家,你都没给我约会过,没出去吃过饭,没看过电影,什么也没

那是我们理解方式不一样,我能给的,最多的爱,就是带你回家

胖子,再爱我一次,好不好?

不好,我年龄大了,你青春正好,别任性了

那你看看我,你再见我一次,好不好,叫我死心好不好?

不见,不见了,再不见了,找个差不多年纪的人,爱去吧

滚,要是能爱上别人,何苦我来求你?

写到这的时候(我在用上班时间写游记呢),同事左胖子叫我去拍工程进度,那模样还刻不容缓,只好随他前往。外边冷呢,是真正冬天了,这左胖子也是个豪放不羁的人,过手的女人也该无数,我战战兢兢的问他,左胖子,若是哪天你肯带一个女人回家,意味着什么啊?左胖子一脸茫然像,说,我没想过能带谁回家!那总会有一天你带一个人回家,那能不能说明你爱她?能!非常爱么?非常爱!眼睛猛的一热,不知道有多少眼泪要夺眶出来,身后的大厅猛唱开了: the last dance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