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玫瑰 蓝玫瑰

到我梦里来,梦里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祭奠我死去的爱情(三)  

2011-12-15 22:23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11.28

辗转反侧,但幸好还是睡过去了,没死心,到飞来寺的时候,我还是不死心。第二天大早起来,去等日照金山,说是十一二月,是看金顶最好的时刻!天气晴好,从那些拳头大的星星就能知晓。七点半的时候,就跑出去,天冷的啊,冻的脚趾头生疼,特别疼。但是还得死熬着,找了好几个能观景的位置,最终选了一家的露台。露台上已经有好多人在等,设备那个齐全那,这样的那样的,咱外行的很,也不懂,看人家那么专业,也艳羡的!在此要说明下我的无知,我一直以为的日照金山是跟泰山日出啊,华山日出的那种,天要亮了的时候,就等,然后太阳就忽然的蹦出来了,哎呀妈真好看的那种!可是金顶不是,就是太阳从东边照过来,然后西边的雪山就给涂上了一抹均匀的金色!很温淡,不震撼!因为没看到太阳,我一直觉得受骗了!

吃了早饭,奔雨崩去,路上风景还好,就是险,到一座桥前边,师傅忽然停车,才知道是要买门票,85元一枚。我跟于老板兴高采烈的拿出年票给人家展示,那售票的女娃很蔑视的瞥了一眼我们的年票说:协议早就中断了!于老板不死心说,我有记者证!记者证,我们不给记者免票!我复又兴高采烈的问到,那学生证呢,学生证总可以吧?可以,拿来看下!我欣喜若狂的把我陕西师范大学的研究生证递过去!那女娃看了一眼,果断的给我扔了回来,说,我们只承认八八年以下的,你八六的,过了!我艹,这什么世道,你妈,我一研究生,马上要毕业的研究生,你要求我八八年,你妈,我上学晚我该死,我一把年纪没毕业我该死啊,你妈!我在心里恶狠狠的骂。没奈何,跟着于老板乖乖的交了钱,上了车,恨恨的责怪司机,干嘛不把我装后备箱逃过去,奶奶的,这么多证件,毛用没有!

快到西当的时候,景致就好起来了,路上会遇见很多晒太阳的老人,我试探性的对着他们笑,他们也便对你笑,笑容美好,我被这些笑容感动侵染了,一遍一遍的笑着,以便获取相应的笑容,乐此不疲!忽然就想到王怜花的那段诗:在古老的村庄,我们漫步而行,歌声那么瘦弱,如此啊,好兄弟!那天就是那样,我跟于老板,大叔,漫漫行在古老村庄,溪水瘦弱,没想过,隔了这万水千山,隔了这数十年轮,竟然相逢于此,做了兄弟!

到了山脚下,车是再不能行了,这时候大叔才给我交了底,说,丫头,要走一天的山路,要坚持啊!我脑袋翁的就大了,高原啊,3200米的高原,您叫我爬山!嗯,既然来了,就去爬,总能爬过了,赶紧着!我还是胆怯,不赶走。于老板耐不住了,说,要不我们爬,你跟师傅回呀!我不,我要去,我要去,说着把包里的核桃奶啊,豆干啊,花生全拿出来,送给了师傅,当然,根本目的是为了减轻重量!我的高山徒步生涯,自此开始!

师傅交代我们几句,只说,什么时候要用车,提前打电话。但当时真不知道,在山里能不能有信号。最后又叮嘱了下,说,不知道路没关系,顺着马粪走,就能走进去。得了师傅的真传,我们开始向山进发了,呀,根本就不行,一爬上坡就特别累,很不适应。更好玩的是,还走岔了路,那下山的村民说我们走的是骡马的路,不是人走的路,哈哈哈哈,看来马粪说不是真靠谱啊!那时候就一个感觉,累,无法比拟的累,绝望,异常的绝望,茫然,不能想象的茫然,我当时真没对自己抱任何希望。后来来了个牵马的妇人,问,要不要骑马,于老板看看我,我很坚定,说不需要,我可以!那妇人看我无意,就打马走了,我绝望的看着她的背影,恨不得狂抽自己几个嘴巴子,逞什么能啊,有马骑就骑呗,唉!继续走,于老板在前,大叔在中间,我善后,不得不善后!这样走了大概有两个小时,才到了一个休息站,所谓休息站,就是一个棚子加一个砖房,一个小孩跟着他的老娘。那小孩带着虎头帽子,露裆裤子,脸上布满浓重的高原红,我把我的椰子糖送给他吃,他竟然会说汉语,叫阿姨!于老板赐给了我一小杯开水,润了润唇,没敢多喝。在休息中的某个瞬间我注意到了我的鞋,我的马丁靴,我那么不适合徒步的马丁靴,已经是满面灰尘烟火色了。我饶有兴致的在上边写下我的姓,任,任务的任,哈哈。休息了有十分钟,山下来了一群人,很高级的,是有向导的人,一个向导带一头骡子共三天,要价300元,划算吧,我觉得特划算,那个骑骡子又穿着登山鞋的女人,叫我好生羡慕啊。休息了有十五分钟,又走,竟然有些走开了的感觉,心情有些开朗,胆怯也少了许多,呵呵,年轻就是资本,走到三个小时的时候,姑娘就有力气发微博咯,发的是树,这一路上的树,算得上是绝好风景,树上大都生着松萝,要说松萝,确是神奇的很:松萝对环境的要求很高,空气中有一点点污染就不能存活,它是最好的环境检测器。所以有松萝的地方,标志着这里有极好的生态环境条件。从进雨崩,到到雨崩,到出雨崩,到处松萝,你可以想,雨崩该有多干净。大叔一路对这些松萝感叹不已,只是南方人么,普通话烂的很,一路都说松芦松芦的,搞的我回来查资料,费了好大周折。

又走了一个小时,就到了另一个休息点,正好遇见了那一群有向导有驴有登山鞋的富贵人。那一伙人已经累的不行了,但意识还算清醒,拿出来压缩饼干送给于老板吃,于老板认真贯彻吃别人的省我们的原则,吃了人家多块压缩饼干,并喝了一碗酥油茶(3元每碗,碗特小),我跟大叔吃了点饼子和花生,也算将就过了。中间遇见了一群从雨崩过来的藏民,背着小孩子,我送小孩子巧克力吃,他便赶紧将他的米饼送给我,不说话,只是腼腆的笑,很可爱。休息完,继续走,路上遇见很多人,大声的给你喊扎西德勒,我们也高声的回,我一边走一边打听,还有多久到,有说一个小时,有说仨的,还有人说半个,唉,没任何根据可言,但我还是乐此不疲的问啊问啊,实在是太无聊了。第三个休息点,就是叫做垭口的了,海拔3700米,我爱垭口,因为过了垭口就是下坡咯,下坡就轻松多了,而且到了垭口就能看见雪山了,到了垭口稍微休息了一天,遇见了两个从雨崩返回的驴友,该是一对夫妻,广东人,到处都是广东人,奇怪的很,南方人特别少,到现在我还没搞懂,这里边肯定有蹊跷!那个妻子相中了我的绒裤,给我打听价钱以及出产地,声称很稀罕,这裤子是我从平遥买的,过冬的裤子,很想送给她,但是苦于就这一条,只能饮恨作罢。互相安慰打气,各自开路,这一路再没什么,就是走的有些混沌了,于老板在最前,后来大叔也不在我视线里,最后只剩下两匹马跟着我走,我走他走,我停他停,我几次想让路给他们,他们执意不走,跟在我身后,亦步亦趋,一直送到村口,我被这大爱震撼了,给他拍了个照还。到村口,景色就明朗多了,日光下河水环绕村庄,泥土跟房屋很是安详,雪山在不远处,有看不出年纪的村民,穿着彩色衣裳!筋疲力尽后,到这方外,有绝处逢生感,也有遗世独立感!进村的拐角,有一处小屋,于老板跟大叔,早就等在那了,我瘫坐在椅子上,不言不语,心是久没有过的平静平和,景色在那一刻不重要,什么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,翻山越岭,我到了。守着小屋的女孩,是个类似于什么性质的办事员,家是香格里拉,来这有两三年了,问她,怎么回家,说是两三个月一次,与人换班,无论回家还是回来,都要走一遍我来时的路,由此看来,我这样一生才走一次这样的路,也无关紧要的狠了!

多走几步,就到村子了,于老板跟大叔去找客栈了,我自己在后边磨蹭,鸭子样的,边走路边摇摆,直到我看见那个外国人,停了下来。午后的阳光很散漫,到处铺洒开,他在一个略略凸起的台子上,窝在原木挖成的椅子里,左边放了杯茶,玻璃杯子,茶叶青碧,微微笑着看我,我也疑惑的看他,看那被夕阳笼络的一片金黄,好似跌落了在北欧的某部文艺片里,我承认,我从未那样心动过。他打招呼给我,我便也积极招呼他,奔他而去,不顾一切,他在的是他的客栈,我想留下来,我用眼神告诉于老板,我想留下来。可是于老板不为所动,看完房间很淡定的说,有虫子,不能住,再找一家吧!我赖着不走,说,走不动了,脚疼。于老板更狠,说,那等我们找好了客栈再来接你,好吧?我很沮丧,却也只能说好。然后我就也赶紧的把自己窝在另一根原木里,假装自己也混进了我刚臆想的电影里,呵呵,暗自得意。然后是交谈,用我极其二半吊子的英文!他告诉他是意大利来的,我说我知道意大利,然后我告诉他我是西安来的,他很茫然,显然是不知道,这叫我觉得很不公平。解释啊,西安么,有很多皇帝(忘记了朝代怎么讲),很多好吃的,冬天不冷,夏天不热,各类西安的好处,你在一个地方,怎么也觉不出来它的好,只是一旦离开了,万般好处席卷而来,连自己都惊讶了。那一刻,我想念西安。我告诉他我是个卖房子的,很辛苦,他觉得这是一份好工作,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我还是一个研究生呢,终归苦于表达,只好省略了。此外我还教了他黑猪,马,你很漂亮的中文给他,正在温习的时候,于老板凶神恶煞的奔我来,说,走!我不想走,还是不想走,忽然间一个西安的电话飙过来,我接了,是个超级铅笔的女人,要退房,态度那个恶劣,我艹,我爬了一天山还不知道冲谁恶劣呢。耐心给她说怎么来退,怎么走程序,他娘的抵死不听,这样那样理由,非说我卖的就得我来退,那他妈的,我卖的是不是我还得来盖,来装修,来住啊,他妈的,铅笔货!不知道哪里来的烦躁,我直接对那女人说,我告诉你,我讨厌你,不想接你电话,爱退不退去,跟我有个毛关系。然后把电话挂了,暴爽无比。大叔看到这一幕惊呆了,说,丫头,你怎么·····,怎么?我瞪着大叔,怒火未平,大叔只好把后边的话咽回去了,哈哈,我的暴躁从来没适可而止过,他们在那么多宠爱里愈演愈烈,控制不住了!于老板倒是见怪不怪,只是不疼不痒的说,宝贝别生气,别生气嘛。看,多识相的,哈哈!于老板知道,我最近的行业不是很乐观,隐忍许多日,许多次了,于老板清楚也明白,其实出去这一路,接了无数电话,解决问题,她没烦我,甚是感激!

吵了一架,就把老外忘记了,于老板还是很给面子的絮叨说那老外看我们要走,有多不舍,哈哈。住的是徒步者之家,标间,因为是淡季,所以只收一百五十块(一只土鸡也是一百五十块),有独立卫生间,能洗澡,有电热毯,还有一个大镜子,哈哈。餐厅里有火炉,火烧的很旺,木头的桌椅,猫在老板脚边打着盹,陶制的茶壶,窗户外晒着火红辣椒,迎面就是雪山,很醉人,一切都很醉人。土鸡150,牦牛肉70,青菜炒肉30,纯青菜15,面条10,米饭3块每人。我急切的想吃鸡,特别想,被于老板用眼色遏制住,我只好趁她不在,去求大叔,大叔特别配合,站出来主持公道,说,天寒地冻,又走了那么多路,消耗了如此多的体力,必须得吃一只鸡才能补回来。我听后,内心狂喜,又不敢太动声色,窝在一边静观其变。果然,于老板不好再说什么,同意吃鸡的同时,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,我假装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!我跟大叔活活的吃光了一只鸡,片甲不留,哼哼,很得意的看着于老板无奈的样子。所以呢,如果哪天你到了雨崩,一定要去吃那土鸡,美味到极致了,哈哈。其实呢,据说,我们吃的这家不是最好吃的,好吃的在一家叫梅里第一家的客栈,但是那老板极懒,不随便给人劳心费力的。他们家的客人要吃鸡,他说没有,人家便预订,他只能说好。等到第二天去问他要鸡吃,他认真急了的告诉客人,鸡,没了,老鹰抓走了,全抓走了,老鹰,知道么?!他的客人都惊呆了,那么一二十只鸡,就全全被老鹰抓走了,是这老鹰会撒网,还是你在欺负我们智商?但那老板不管,信誓旦旦的走了,说去抓老鹰报仇去了!多可爱啊,童话似的!

吃过饭休息,于老板兀自算他的帐,我发我的微博,其乐融融。只是洗澡水太凉,洗不了澡,电灯也暗暗的,说是自己发的电,时有时无的!说实话,睡了一夜,还算暖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